今天本人去把頭髮剪短了。


不是我說,真的不是我在說,頭髮實在好多!
今天這個髮型大概是由國中後就沒有試過了,
主要就是因為這樣的髮型實在好像帶著塊假髮在頭上,
又厚又重。
好在熟悉的髮型師,
剪了我十五年的頭髮,
技巧的把頭髮打薄,
感覺比起前陣子的長髮是清爽多了。

為什麼國中後這個頭就不再見,
其實是有原因的。
記憶猶新初一開學前,
教官(教官如果看了別生氣啊。。。)抓住我坐看右看,
很不滿意。
當時髮禁未解,
每個人都得剪一樣的髮型,
大家誰也不愛。

教官看了半天,
結語是,“XXX,你的頭髮真的太厚了!這樣不行!”
那時候教官大概跟神差不多,
生殺大權在握,
聽得我很害怕。
“報告教官,我頭髮真的是天生的不是燙成這樣的,我沒有辦法。。。”
教官其實大好人一個,安慰的說,“沒關係,你叫媽媽帶去打薄就好,很簡單!”
“打薄?”初一的我簡直比木頭還木頭,這個詞彙完全沒有聽過,
而教官後來也沒有追著我問有沒有照她的教誨去實行。

當時不感覺,
現在想想很難受。
初一的我被送去住校(天下一大樂事!)
全都是因為父親終年忙碌,
而母親,當時已經幾乎離開家了,
剛剛升初一的我,
沒有人關心頭髮好不好看,
內衣一邊壞了不知道要替換,
臉上坑坑八八長痘子沒有人教我要怎麼照顧,
孩子帶著去剪了規定的頭髮已經是盡責了,
打薄對當時兵荒馬亂的家庭來說,太苛刻。

怎麼會呢?
現在我為人母,
怎麼都無法想像我會讓小小被別人告知頭髮該怎麼剪才清爽,
衣服怎麼穿才整齊,
怎麼吃健康,指甲什麼時候該剪。。。
這些過往不思考則以,
一旦想起有時候真的會“難怪。。。”半天。

我記錄這些所謂的Hurt Journal絕對不是怪罪,
更不敢埋怨,
畢竟點點滴滴都造就了現在的我,
而我的神沒有一步路不是經過精心計算的。
對於生母,我懷念也體諒她,因為我現在知道為母多麼不易;
對於父兼母職的爸爸,我除了感謝還是感謝,因為他扛下多麼重的擔子;
對於媽咪,我更感謝她的來臨,
因為不是她,我內衣可能今天仍然是壞的,
可能永遠不知道洗臉要用洗面乳,
更可能一輩子無法體會被母親管教關愛聊天逛街是什麼感覺。

清湯掛麵頭,
我重新回來面對你,
我的過去,已經過去了(而且現在我有打薄噢!)

long.JPG  
長頭發

short.JPG  
清湯掛麵頭 

創作者介紹

在小小的房間說恩典的故事

joy4lo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