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年前的今天﹐
我的生母清晨六點鐘到醫院待產﹐
將近下午一點鐘她出來﹐身邊多了一個我。

DSC05984.JPG  

  
這不是實況轉播﹐是二手消息﹐
由我完全活了大半輩子根本從來不知道產難痛苦的爸爸口中說出來﹐
他還說媽媽沒有用麻醉﹐也沒有打無痛﹐
鼓勵我生小小時儘量不要打....

我常常在想她在產房不知如何自己掙扎﹐
那個時代(即使現在似乎台灣男人也不一定進產房)夫妻即使是迎接新生命這樣的事﹐
都必須隔開﹐
她的點滴經歷﹐如同她的生命﹐
經已消逝﹐無從考證。

中國人說生日就是母難日﹐
大概也是因為我年紀大了﹐
昨天晚上明明很累﹐
卻輾轉反側無法成眠(好不容易眠了中中又上床來搶位子尿床的!)
想到的是我的母親﹐
雖然我們互動時間很短﹐生命交會真的如同過路人﹐
她仍然是我的一部分。
即使我生下來後她總是有人在家幫她打點一切﹐
懷孕九個月﹐生產的艱辛卻是別人無從代勞的。

三十七年生日過下來﹐
我對生日的期待與盼望越來越簡單﹐
同時意識到我活著是一份責任﹐
對身邊的人﹐對自己﹐更是對創造我的神﹐
當年我沒能與母親傳福音﹐
而今天人永隔大概就是這樣的感覺。
如果我今天生日仍然有任何微薄的期待﹐
那麼就是不再失去搶救任何一位親人靈魂的機會。

DSC05972.JPG    
母親﹐謝謝你給了我生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y4love 的頭像
joy4love

在小小的房間說恩典的故事

joy4lo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