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祖宜這一篇,
突然就無法停止的也想寫一篇,
名正言順的把小人們踢下舞台,
將自己早已發黃到都模糊的記憶不斷的搬出來寫,
就怕有一天我真的什麼也不記得了…

不同於祖宜,
我生下來後母親沒有繼續讀書出國留學,
但是她身體不好,也不太喜歡孩子,
對於我這個剛出生之會哭鬧不能自理的小嬰兒肯定是束手無策的.
聽說常常被送去外婆家的我,
跟外婆很親,
但是在家時候,
則是家中胡嫂婆婆的小影子,
對她的依賴至今歷歷在目.

胡嫂婆婆大抵是因為母親身體不好請到家中幫忙的,
記得在四維路家時她睡的是廚房旁邊的小房間,
其實很窄小,也並不通風,
但是我仍然記得那裡很多的回憶,
好比她由屏東老家帶來讓我第一次嘗試的甘蔗,
她輕輕撫摸著茄子告訴我這紫色的植物很多人不敢吃可是很美味,
她在廚房燙衣服叫我在陰暗下雨的午後去客廳拿東西嚇得我腳軟,
我打破了杯子她一再警告我別用手拿,
我卻不聽她話非要試試結果馬上剌破手,
還有我對她發脾氣將個小塑膠椅子往玻璃桌上砸結果玻璃破了,
她也氣得幾天不跟我說話…
還有夏天放學回來的綠豆湯,
那鍋放在紗罩下面涼的剛好的綠豆湯啊,
是我這輩子喝過最消暑的點心!
這些點滴很片段,
可是她對我好的感覺鮮明如左.

胡嫂婆婆在家裡幾次進出,
記得一次她要回屏東老家了,
我卻捨不得她走,
由家裡面一路猛哭拉扯她到路上,
怎麼都不放她去,
最後她用一包孔雀餅乾讓我放了手(怎麼那麼好收買啦?!)
可是我記得看著她走,
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
那種不捨心痛,
我到現在還記得!


孔雀餅乾visual aid

妹妹六年後生下來,
我們由四維路搬家到復興南路上的春輝,
胡嫂婆婆再次回到我們家幫忙,
家裡不但有我,
有幼小愛哭的妹妹,
有病在床上終日不起的母親,
長年在外奔波的父親,
還有年紀大了脾氣卻不好的爺爺,
可想見她的辛苦.
記憶最深的是,
妹妹小時後愛哭愛叫嚷,
把爺爺氣得要命,
順手拿起手杖就要打妹妹,
這不到兩歲的小人哪裡受的住?
胡嫂婆婆總是自己護著妹妹,
幾次被爺爺打到!

這一天下午我放學,
一開電梯就覺得怪異:
為什麼家門口那麼多人?
為什麼有警察?
為什麼佳鳳阿姨(另外一位曾經在家中幫忙的阿姨)在這裡?
為什麼爸爸也在???
一陣忙亂推擠下只聽到有人說胡嫂婆婆過世了,
要佳鳳阿姨把我帶走…
那個時候我幾歲?八九歲吧?
連告訴大人我想再看她一眼的話也不會說,
他們都要 “保護我”,
佳鳳阿姨幫我很快打包後就帶我回她家裡暫住了幾天,
回去時早已人去樓空…

家裡後來陸續又請了幾位保母,
記憶中妹妹也與一兩位親過,
但我再沒有和任何人建立像胡嫂婆婆一樣的關係,
也許是因為我長大了,
也或許她們都不是胡嫂婆婆…

創作者介紹

在小小的房間說恩典的故事

joy4lo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