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628221710_0_BG.jpg

先生看著我抵擋不住銷貨員的勸說敗了兩款髮飾﹐
臉整個皺起來的走過來和我們會合。
“喂!你那個什麼臉!這個弄頭髮的那麼不好看嗎﹖!”
我牽著小小﹐很討厭這個人潑我的冷水。
“你到底有沒有看到它價格啊﹖!”先生哀嚎著...
價格﹖對哦...我想想﹐
這兩款髮式說是兩隻25元﹐但是單買一隻要15元﹐
哇...為什麼我沒有發現這傢伙這麼貴﹖!
一低頭﹐我看到小小滿足的對著髮飾愛不釋手﹐
也許﹐我花錢買的不只是髮飾(自圓其說中)...

做了母親﹐特別想念母親﹐
其實想念的﹐也不一定是她這個人﹐
而是原本應該是屬於我的吉光片羽。
母親身體差精神也不好﹐
對於我這個好動活潑的孩子常常是避之唯恐不及﹐
十三歲起即離家住校的我﹐
和同時出國的她﹐
幾乎沒有任何母女交集的時光﹐
很多相處的記憶都模糊了﹐
沒有和媽媽一起逛街﹑拌嘴﹑分享心事﹑學習烹調(拜託她完全不做家事的好嗎)
因為有著妹妹們﹐
其實我從來沒有失落過。

但是神給了我小小﹐一個我寶愛期盼的女兒。
起初我是拿著我父親教養我的方式來對待她的﹐
鼓勵她爬跳玩鬧﹐勇于嘗試各樣驚險刺激的活動﹐
這樣和小小相處其實也沒有什麼不好。
但是兩三歲起﹐公主風一吹﹐
把小姑娘內心深處的愛嬌溫柔勁兒一骨腦的激發出來﹐
她的世界成了粉紅色﹐
我們的互動也有了微妙的變化。
每個禮拜天挑裙子穿﹐
頭髮要綁成什麼樣子﹐
上街買東西挑出飾品店逛﹐
媽媽的髮型是她髮型的指南(天曉得我是根本不打理頭髮的人)﹐
媽媽穿了新衣服她來讚賞﹐
媽媽煮飯時她來幫忙洗弄攪拌﹐
媽媽折衣服收拾家裡她也學著分類掃地。
這樣的互動是我記憶裡從來沒有過的﹐
卻也是每每發生時令我感動﹐覺得幸福的。

我做母親的盼望是什麼呢﹖
不過是能夠將自己所有的給予孩子罷了。
將神給的恩典給他們﹐
更希望這份恩典能藉著他們傳給其他人。
在我而言﹐幸福就是和小小一起成長﹐一起學習﹐
挑兩個款式相同花色各異的髮飾﹐
一起用一樣的方式纏在頭上﹐
藉由這樣點點滴滴的生活細節來培養母女的感情默契﹐
也許我從來沒有這樣滿足過我的母親﹐
但是小小已經不自覺的滿足了我。


4-3-10.jpg 
媽媽你臉上要不要一隻蝴蝶﹖


*p.s.小小最近很感冒天堂這件事﹐
問她要不要去﹐都是要的﹐
但是會很傷心的問我﹐
“媽媽我長大了﹐你就會老了對不對﹖那你是不是很快就要上天堂了﹖”
然後她有幾次會哭﹐
因為不希望我離開她﹐
然後搞到我也會哭﹐說“希望耶穌讓媽媽留在你們身邊久一點﹐然後我們很老的時候再一起上天堂好不好﹖”
我不敢要求神存留我的性命﹐
但求祂讓小小中中會能夠了解﹐
母親的幸福﹐也不過是能陪伴孩子走一段啊...

    全站熱搜

    joy4lo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