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學制十年,
不同於美國的十二年,
也與台灣初中三年高中三年的計算方式不一樣,
當我讀完高二離開台灣時,
被降級到南非的八年級等於是台灣高一,
一年後我離開KWT到Bloemfontein時是八年級,
再半年後我離開Bloemfontein到Johannesburg (約翰尼斯堡)時仍然是八年級,
(好在爸爸不看我的網誌不然可能想到就火大的要打電話再過來罵我一次)

約堡是舉世聞名的大城市,
我們由鳥不生蛋的KWT搬去南非心臟布魯方頓已經覺得好開心了,
畢竟我是由台北這個舉世聞名的大城市長大的阿!
現今到了約堡,
真的有如劉姥姥進大觀園一般,
被花花世界弄得眼花撩亂.
對我而言,最開心的事,
莫過於脫下便服穿上Sandown High的制服!
我英文仍然一樣濫(好吧可能好一點)
心裡仍然覺得與別人格格不入,
但是走在校園裡,
我不再被另眼看待.

map    
來看看由我家A到學校B路線(醬也開心)

有沒有好近?
我家對面還是約堡大飯店/購物中心Sandton Sun!

Sun    
我家馬路上就看得到Sandton Sun

就這樣,天使地利人和的我交到了一群學校朋友,
一群令我感動也珍惜的 “普通”朋友,
有白人,有黑人,有印度人,有男生,有女生,
我們一起吃點心,跑福利社,參加生日會,看電影,
這些人的話題我不是都聽的懂,
老實說這些也不是所謂換帖的知心朋友,
但是我不再站在圈外觀看,
我有了社交,融入了社群!

也是在這群朋友裡面,
我第一次體會到擁抱的美好,
男生,女生真心的擁抱,
每每讓我感動到落淚!
他們到底為什麼要找我做朋友,
到今天我還想不透,
但是這群朋友不是全年級最受歡迎的人物,
高矮胖瘦不一,
功課有好有壞,
有愛玩的希臘同學愛瑞堤, 天天與男友打的火熱,
有美麗的雪莉,品學兼優人見人愛,
有匈牙利同學(名字忘記…)頂著俏麗的男生頭吃彩椒三明治,
有英文口音比我還重的印度同學紗洛雅,
有身材瘦扁的像一塊洗衣板的同學路克,
有書呆子天天找人做他撐肘架的道格拉斯,
還有女性主義濃厚腦袋裝了一大堆理念的小胖子黛安…
也許我們不過是一群無法/不屑打入主流的同學,
但是我們在彼此裡面找到友情,
主流派變的可有可無,
誰都可以成為我們的朋友,
沒有人排擠別人,
因為我們大部分人跟本不覺得有這個資格.

離開南非轉眼即將二十年,
剛剛開始幾年雪莉常常與我通信,
老實講起先好吃力,
她寫的我需要查字典,
我寫的連我自己都不確定在寫什麼…
可是她一直當我是好朋友,
鼓勵我,接受我,和我聊心事(就是她字龍飛鳳舞的…)
有了MSN我們開始線上聊天,
在網路上聯絡(統一字體,而且我英文有進步…)到如今,
在臉書上還一起連絡上其他當時的朋友!
今年她的大女兒即將近入高中(台灣初三),
我嚇的差點掉下椅子,
“高中?就是我認識你那時候我們那個年紀????!”
(人家高中畢業就結婚馬上生孩子了)
這樣給孩子們趕著是感覺老的快,
但是我對這些朋友的感覺始終是感激加感動,
約堡這一年對我來說,
是美好多與苦澀的,
因為有這群朋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在小小的房間說恩典的故事

joy4lo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