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情提要﹕小賴和查理﹐Joy和Jean週末嘛事不幹﹐就在家無天無地的打牌﹐好像神仙一樣...
 
什麼神仙!不睡還是得吃啊!!那~~吃什麼﹖吃美人(Beauty)的蛋炒飯嗎﹖餐餐吃也不是辦法﹐而且蛋還不是天天都有﹐常常連米飯都沒有!打開冰箱﹐空空如也﹐吃什麼好﹖﹖家裡有....花生醬!人肚子餓了﹐什麼也可以吃!你說﹐花生醬怎麼吃﹖沒有麵包﹐懶得洗碗盤﹐我們四個人圍著廚房裡的小桌子用一根筷子“戳”進花生醬罐子裡吃!南非花生醬沒有什麼味道﹐不好吃﹐那麼我們撒糖吃!衛生﹖口水﹖禮貌﹖是些什麼東西!填飽肚子最重要啦!
 
其實日子不是都那麼慘(爸爸你看到不要打我!)﹐因為像我說的﹐他工廠裡有開伙給這些職員吃﹐所以常常我們可以去那裡打牙祭!可是去工廠要開不久車﹐我們不可能走去吧﹖家裡什麼也沒有也不全是窮的關係﹐他們大人忙﹐誰去管孩子們有沒有東西吃﹖提起工廠職員﹐就想起小黃叔叔!他﹐北京人﹐以前是在別的工廠做廚師的﹐頂會做飯!(有沒有京片子的感覺啊﹖)看到他﹐我就學他說話﹐他總是看著我溜舌頭笑個不停。有時候他會來和我們攪和攪和﹐也在這個期間教會我們做包子﹐桿麵做皮兒﹐烙餅﹐還有做巧果!不過你們也別急﹐我呢﹐這偉大的求生本領幾乎早忘光了!包子嘛﹐我發粉那節沒學好﹐總做出大號不發的小籠包﹔桿麵時小黃叔叔說得要三光﹐這所謂“皮光﹐盆兒光﹐手光”﹐可我是什麼都不光﹔烙餅我爸爸常常“督促”我們﹐現在是倒還會﹔巧果﹖早忘啦!
 
烙餅我們四人幫常做﹐做蔥油的!咦﹖麵粉有﹐油有鹽巴有﹐那﹐蔥呢﹖“自個兒去後面摘貝!”小黃叔叔說。後面摘﹖我們幾個城市土包子一頭霧水的對看半天。“哪﹐你們看!這些綠油油的的可不是雜草!是我們在這兒種的蔥啊!好種又好長﹐還有得吃﹐來來來﹐你們來一起摘!!”大家摘了蔥﹐做了餅﹐就四個人等在鍋子旁邊等(大家輪流烙)!烙出一張吃一張﹐沒幹活的在旁邊用腳丫子猜拳()﹐烙完了的可憐人士說﹐可以吃了﹐其他的人說﹐扼﹐已經吃飽了~~~後來管家婆Jean就規定不可以一邊烙一邊吃﹗(那麼只好用“偷吃”的了...)
 
花生醬﹖好吃!包子﹐餃子﹐烙餅﹐巧果﹖好吃!我們沒有真正餓過﹐但是在經過這樣簡單的日子﹐我們真的再不怕貧苦!神給我這樣的經歷﹐除了好玩(年輕時只覺得好玩)之外﹐更讓我後來慢慢在滿溢的米桶裡﹐在不見天日爆滿的冰箱中﹐體會到一點一滴都是恩典!也許我還在學習腓立比書上寫的﹐“我知道怎樣處卑賤、也知道怎樣處豐富、或飽足、或飢餓、或有餘、或缺乏、隨事隨在、我都得了秘訣。”可是因為我有這樣的經歷﹐我更時時能提醒自己神祂無論如何都會供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y4love 的頭像
joy4love

在小小的房間說恩典的故事

joy4lo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