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讀﹐嗯﹐幾本書﹐因為本人有點注意力缺失的毛病﹐
所以大概同一個時間總會讀個一兩本舊書加一兩本新書哈哈~
那麼現在想給大家“大力推薦”的這本就是我正這讀的“養男育女調不同”﹐
英文“Why Gender Matters”。
 
博客來看到介紹時﹐就非常心動﹐
因為他書本上寫到的﹐正是我在教主日學裡經驗到的﹕

女生畫名詞,男生畫動詞

康諾夫斯基小姐是幼稚園的老師,她給每個小朋友一張白紙,讓他們自由畫。她停在安妮妲的面前,安妮妲用了十幾枝蠟筆著色,畫了三個面帶微笑的小人,紙上滿是紅色、黃色、棕色及肉色。
「畫得好極了,安妮妲,」康諾夫斯基小姐說:「你畫的是誰呀?」
「這是我!」安妮妲指著畫中的一個人說:「這是我弟卡羅斯,這是我媽。」
「畫得真好,安妮妲,」康諾夫斯基小姐說:「太棒了。」
五歲的麥修正在用力的用黑色蠟筆畫畫。
「你畫的是什麼呀?」康諾夫斯基小姐問道。
「這是一枚火箭快要衝進地球,」麥修說,「你看,這是火箭,這是地球。」
康諾夫斯基小姐注意到麥修只有用一種顏色畫:黑色的蠟筆??火箭和地球都是黑的。
「畫得很好,麥修,」康諾夫斯基小姐言不由衷的說(雖然她已經盡力的使聲音聽起來很熱切):「要不要多加一點顏色?還有別的火箭要衝到地球嗎?」
五歲的男生和女生有一點都做得很好:知道大人喜歡什麼。在這情境之下,我向你擔保麥修知道康諾夫斯基小姐不喜歡他的畫,至少不像對安妮妲的畫那樣喜歡;但是康諾夫斯基小姐也沒錯,她正在應用她的老師教她的標準:「鼓勵兒童畫人物的圖畫,鼓勵他們用很多顏色。」她在大學修初等教育的課時,老師就是這樣說的。但是那些老的教材趕不上最近二十年來研究的新發現,我們現在已經知道男生和女生看世界的方式不同。
研究兒童繪畫的人發現,一般來說女孩子喜歡畫人(或是寵物,或是花草樹木)、空間的安排也會對稱,而且面向看的人,女生通常一張畫會用到十種以上的顏色,而且她們會用研究者新井(Yasumasa Arai)所說的「暖色」紅、綠、棕、淺黃。男生一般來說畫動作:火箭擊中目標、外星人要把某人吃掉、兩車相撞,男生最多用六種顏色,他們用的就是新井所謂的「冷」色如藍、灰、銀、黑。男孩同時也比較可能從第三者為中心的觀點出發去畫畫,從遠距來看,而不是從汽車面前或是做了哪個動作的動物面前來畫,心理學家杜曼(Donna Tuman)用下面這句話總結男孩和女孩畫圖上的不同:男孩畫動詞,女孩畫名詞。
至少95%的幼稚園老師是女性,大多數的老師並不知道男生女生有這個差異,因為從來沒有人告訴過她們。這些老師反而都像康諾夫斯基小姐,鼓勵孩子用許多顏色畫人物。像安妮妲和麥修這種五歲的孩子很快就知道安妮妲做的是對的,麥修做的是錯的,麥修也很快就知道他去模仿安妮妲其實模仿得不好,也就是說,用很多顏色畫人物好像不是他的拿手,麥修很快就決定藝術他不在行,雖然才五歲,他就已經覺得藝術是女孩子的事。
康諾夫斯基小姐並不知道男孩和女孩的視覺世界有所不同,很諷刺的是,她這種對性別差異的無知的結果竟然更增強了傳統性別刻板的印象:「女孩子學藝術比較好,藝術本來就適合女性。」要打破這個刻板印象,只有靠更多更正確的性別新知了。
 
這本書同時開宗明義的道出﹕大腦不同,學習型態不同,情緒表達方式不同,教養方法當然應該不同!這其實和孔夫子“因材施教”的觀點不謀而合。在我給小小找Preschool時﹐蒙特梭利的觀點指出現今的教育是“Herding” 意思就是所有學生像是被放牧的羊群一樣﹐先入為主的期待他們起跑點相同﹐發展相同﹐接受各種資訊的能力相同﹐而不同的孩子則淪落為教育制度下的犧牲品﹐被戴上“笨”“遲緩”“懶惰”(受害者發言中哈哈哈~~)的標籤﹐而這個現今放眼世界皆標準的“標準”其實是非常不利於孩子學習的!
 
男孩子聽力比較弱﹐用動詞冷色畫畫﹐喜歡適當的壓力﹐識調皮搗蛋的為強者﹐拉女生辮子以示友好﹐找地方時用東西南北指南針的方式﹔而女孩子則聽力敏銳﹐用名詞多彩暖色畫畫﹐壓力讓她們無法發揮﹐調皮搗蛋的給人看不起﹐敵人常常是你原本最好的朋友﹐找地方喜歡用地標...這許許多多的不同﹐在生活上﹑學習上﹑與人互動上都常常使“不適合”的一方變成受害者﹔而社會卻仍然相信﹕男女不同“因為我們期待他們要有不同的行為,試想,假如我們鼓勵女孩玩卡車和坦克車,男孩玩洋娃娃;假如我們鼓勵跟女孩子玩摔角、翻跟斗的遊戲,而擁抱和親親男孩子,我們所看到的許多男孩和女孩行為上的不同會消失,甚至會全部消失。
 
當然﹐我不是學教育的﹐也不會覺得三隻小豬是成語﹐絕對不可能夢想“改變”教育方式﹐但是當我被賦予“母親”這個職務時﹐這些書的觀點告訴我﹐雖然我不能改變現今的教育模式﹐但是不管在家或者將來在與學校的溝通上﹐甚或在我教導的主日學孩子身上﹐我都有責任幫助他們發揮他們最好的潛能。不是三歲就要學微積分﹐更不是“讓他贏在起跑點”﹐而是我有沒有針對這個孩子的性別﹑個性﹑家庭﹑大小環境來看到他的需要。當小小覺得她爹爹吼她時﹐我是不是要提醒她爹爹他聽不清楚並不表示她聽不清楚﹖當小小開始痛恨數學時﹐我是不是能被提醒她不是數理能力差﹐而是需要不同方式的學習﹖
 
分享給大家﹐不論你是父母﹑老師﹑朋友﹑同事﹐這都是一本值得一看的好書。也許你並不同意他所有的觀點﹐但是很多內容﹐我相信能引起大多數人的共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y4love 的頭像
joy4love

在小小的房間說恩典的故事

joy4lo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