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一



大部份在臉書噗浪的朋友都已經看我分享過小小現在喜歡的運動“攀岩”了﹐
雖然老實說不很困難﹐
也不怎麼會流汗﹐
但是一個禮拜兩次﹐
媽媽是排除萬難的去健身房跳舞﹐
她絕對是發狠寫完功課的非跟去攀岩不可!
剛剛開始時﹐她將近五歲﹐
個頭很小﹐手上勁道也不足﹐
爬上幾塊岩石後往下一望﹐
就被那高度嚇得不敢再上。

媽媽則是在下面一直掙扎﹐
到底我是要她“別放棄繼續!繼續!”好呢﹐
還是採取“爬上去也好﹐爬不上去也無所謂”的態度好呢﹖
思考半天﹐還是覺得讓她盡力最重要。
所以媽媽仰著幾乎要斷掉的脖子﹐
拼命的鼓勵她“用力拉!腳使勁!”的往上爬﹐
而幾個月下來﹐
除了比較難的一面牆之外﹐
她也幾乎每次都能攻頂再輕鬆落下。
我知道念公立大班的她其實在晚上七點半的這時候已經累了﹐
常常回家倒頭就睡﹐
能夠出力做這個運動是需要一點毅力的﹐
所以有時候她攀不上我也不勉強她。

就是那麼一個晚上吧﹖
她其實沒有力氣爬了﹐
試了幾次打算放棄。
下來時她秉持著她一貫誇張的口吻叫著“ouch!ouch!”喊痛﹐
我沒有怎麼理會她﹐
伸手準備拉她回家﹐
卻看到她攤開的粉嫩手掌﹐
因為堅硬的岩石摩擦紅腫幾乎要生繭!
我家的小小﹐
喜歡攀岩到這樣的痛楚也忍著爬嗎﹖
這是我認識做事沒有三分鐘熱度的小小嗎﹖
我不禁重新打量她﹐
發現她有那麼一點堅忍不拔的毅力。



其二
媽媽開始在小小主日學班上當義工幫忙﹐
被這一班毒蛇猛獸活潑好動的孩子給嚇到了。
可能因為自己也在教主日學﹐
課堂裡非常重視紀律﹐
所以對他們這樣亂七八糟的上課方式無法認同。
但是這不是我的班級﹐
我不過是來幫忙的家長﹐
這班級的年齡落差又極大﹐我不敢多說話。
一堆男孩子吵吵鬧鬧的﹐
小小在幹嗎呢﹖
她也不像其他女生乖乖的聽故事(畢竟她還是小小...)
就是拼命的拉著一個三歲剛剛升班的貝貝不停的說著話。
但看她一下摸著貝貝頭髮﹐
一下摟著貝貝寶貝她﹐
一下又拖著貝貝的手要她坐她旁邊﹐
要幫她剪紙。

再說昨晚去健身房幼兒照顧那裡接她﹐
那裡的阿姨神秘的拉我到旁邊告訴我“有小女生親了小小一下”
她說不希望我由小小那裡聽到覺得這裡是提倡親密接觸還是怎樣。
接下來她又說“這個小女生有特別需要﹐
我們都很謝謝小小喜歡跟她玩﹐
又照顧她﹐她大概很喜歡小小﹐
所以我們來不及制止她就親了小小一下。”
我看著四處找鞋的小小﹐
臉上沒有什麼被“侵犯”的痕跡﹐
腦子裡也沒有什麼特別意念﹐
只想著要找到鞋子可以去攀岩。

臨走前我看見這個女生﹐
非常可愛﹐不過不講話﹐
她媽媽也跟我說謝謝小小總是和她玩﹐
我有點笑不出來--和朋友玩這麼普通的事﹐
為什麼需要謝謝我﹖
我知道小小在課後輔導班上喜歡和鄰居一個姐姐玩﹐
那個姐姐也是有特別需要的﹐
但是她不感覺。

我看著她﹐
想到自己做什麼好事﹐
都知道也希望被稱讚﹐
被人注目以認同的眼光。
她沒有﹐
她不知道這是什麼好事壞事﹐
她就是順著自己喜好做﹐
也從沒有因為這樣被我稱讚過﹐
所以我知道她不是做個任何人看的﹐
我於是發現她對弱勢人群的敏感度高。


弟弟的弱勢她比較看不見...

    全站熱搜

    joy4lo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